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20年前,河北母亲诬告儿子害他坐牢,如今要儿子养老,儿媳:不管

发布日期:2022-09-10 21:12    点击次数:74


2022年4月,邯郸肥乡的孙大姐十分闹心,因为她的婆婆要求他们赡养她。

孙大姐的婆婆一共有两个儿子,孙大姐的丈夫是老大,

按照婆婆的说法,两个儿子一人赡养一个老人,老大养母亲,老二养父亲。

婆婆的这个提议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,赡养老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

为什么孙大姐和丈夫一点都不想赡养老人呢?

提起婆婆,孙大姐就是一肚子苦水,

她和丈夫如今并没有住在肥乡老家,而是在沙河租房子住,

两人在外漂泊打拼了20年,吃尽了苦头,到处打工人家都不要,

手里连买三轮车的钱都没有,只好去废品站捡车子回来,简易改造后推着出去卖饼,

而这一切,全部都是拜婆婆所赐,因为婆婆曾经把他们告上法庭,害得丈夫坐了牢。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母亲为何要将亲生儿子告上法庭?

孙大姐说,这还要从他们结婚开始说起。

其实,孙大姐并不是一个不孝顺的人,她年幼丧母,父亲把她抚养长大,

结婚后仅仅过了3个月,父亲就去世了,

但公婆十分年轻,他们订婚的时候,公婆才41岁,

临终前,父亲叮嘱孙大姐要孝顺公婆,她一直铭记在心。

然而,婚后没过多久,他们就因为几头猪和婆婆闹起了矛盾。

当时,孙大姐他们和公婆一起合伙养了7头猪,婆婆对她说:

“我们负责提供猪饲料,儿子要跟我们一起喂猪,

你负责给我们做饭,到时候猪卖了钱都是你们的。”

孙大姐答应了,结果到了卖猪的那天,

钱一分都没给他们,全被婆婆收走了,

问了婆婆之后,婆婆说这笔钱要作为周转资金,后来就一直没给他们。

调解员问了孙大姐的婆婆,可婆婆却说,7头猪卖的钱都给了儿媳妇,

一共6000多块,自己一分钱没拿,儿媳就连饲料钱都没有给她,

原来,这又是另外7头猪的故事。

在婆婆把第一次卖猪的钱都收走之后,她又和儿子儿媳一起合伙养猪,

说这次卖猪的钱都给儿媳,当然最后也这么做了,孙大姐拿到了第二次卖猪的钱,

但孙大姐强调,他们拿到的钱根本就没有6000多元,因为一共只卖了7头猪而已。

在这件事之后,婆婆家又养了120头猪,其中有20头是孙大姐买的,

这次,他们只借用了婆婆家的场地,饲料则是自己准备的,平日里喂猪也是他们自己来,

但只喂了2个月,婆婆就不让喂了,还把猪圈换了锁。

丈夫喂完猪之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孙大姐,孙大姐就上门找婆婆理论,

结果婆婆非但没有给猪圈开锁,反而还对她说:

“邻居都跟我说,愿意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,反正也是没父母的孩子!”

这句话深深地伤到了孙大姐的心,一气之下,她便离开了婆婆家,住到了附近的亲戚家,

可婆婆对此矢口否认,她说自己根本就对有20头猪的事没印象,

也没锁猪圈,更没对儿媳说过这种话。

调解员问起儿媳当年离家的原因,婆婆表示,

她根本就不是因为养猪走的,而是因为粜玉米。

“俺们籴了四五万斤玉米,儿媳晚上把亲戚弄过来拉走了一万斤玉米,

那时候我在猪圈呢,老伴在看机井,家里只有我婆婆和二儿子,

婆婆听见了没说话,不然哪能叫她拉走?”

婆婆说,儿媳就是因为偷偷拉走他们家一万斤玉米,怕被她追究才逃走的,

但孙大姐坚决反对这个说法,说她在婆婆锁了猪圈之后就住进了亲戚家,

后来才回去把玉米拉走的,那么,孙大姐为什么要把婆婆家的玉米拉走呢?

为了求证,调解员拨通了孙大姐丈夫的电话,

丈夫表示,媳妇说的都确有其事,当时他们的20头猪和母亲的猪放在一个猪圈里养,

后来因为分家的问题闹了矛盾,父母就把锁换了,母亲也确实对妻子说了那些过分的话,

但因为自己性格内向,不爱说话,也不知道要怎么帮妻子去和母亲理论。

听到调解员表示妻子和母亲的说法有出入的时候,

丈夫表示,凭良心讲,妻子的话是对的,母亲说得不对。

当时,在母亲锁了猪圈之后,妻子和他就先后离开了家,

但母亲把他们的猪扣下了,他们没有办法赚钱,就想把手头有的东西卖了变现,

所以他们就想起了那一万斤玉米,这些玉米虽然和母亲的放在一起,但的确是他们自己的。

后来母亲知道之后,两边又理论起来,

在邻居的调解下,丈夫表示母亲可以把钱给他们,

他们就不要玉米,就当作是把他们的玉米买下。

母亲没有给他们钱,说可以给他们打一个5000元的欠条,

儿子本来就为了拿到现钱,自然不同意打欠条,就要把玉米卖掉,

母亲说:“你要是能整走就整走吧,我们就不管了。”

听到母亲这句话,他们才把属于自己的一万斤玉米拉走,卖掉变现打算做点生意。

可母亲却否认了儿子的话,说儿子本来就欠着他们的钱,他们怎么可能给儿子打欠条呢?

这些玉米就是自己的,不然,儿媳怎么不在白天来拉,偏偏到晚上才去拉玉米?

对此,孙大姐表示,那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姐夫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帮忙,

所以她才晚上过去拉玉米,而那一万斤玉米是他们买来喂猪的。

婆婆立刻反驳道,因为当时自己的公公去世后留下了1万块钱,

他们想要分钱但是没拿到,所以才来偷玉米的。

孙大姐十分无奈:“我就冤到这儿,婆婆总是说瞎话辩理!”

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她拿出了一份当时开庭的证据,

这是当时给他们进行调解的那位邻居手写的证明,

邻居在纸上介绍了调解的全过程,孙大姐的婆婆的确说过打欠条的事情,

可即便调解员把这份盖了公章的证明给婆婆看,婆婆还是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,

无奈,调解员只好继续了解之后的事情。

大儿子接着说,他们拿着卖玉米得到的钱出去做了生意,

但因为没有经验,不仅没赚到钱,还把手里的钱花光了,

于是他们不得不回到家乡,住在妻子的哥哥家。

母亲听说之后,就叫他们回去,给了他们二亩地和48颗苹果树,

让他们在家种地,收成全是他们的。

到了庄稼成熟的时候,他们夫妻俩带着外甥去地里收割,

中途,孙大姐回家拿了个装玉米的口袋,可再回到地里,却发现丈夫他们不见了,

哪里都找不到人,向邻居打听才得知,丈夫被派出所的车拉走了。

她急忙赶到派出所,从民警口中得知,

公公婆婆报了警,说他们毁坏自家地里的庄稼,

尽管大儿子再三表示那是自己的地,但由于母亲说那是他们的地,还告了他们,

所以派出所必须要依法对大儿子进行拘留。

婆婆在一旁说,大儿子还用棍子把自己的苹果树上的苹果打了一地,

但大儿子明确表示母亲给了他48颗苹果树。

中秋前夕,他去地里摘了点苹果,结果母亲看见后要把他叫到家里理论,

没想到他回去之后,却被父母和弟弟按在地上打了一顿,还被用铁丝绑住了手脚。

想到当时的场景,孙大姐十分后怕:

“他(丈夫)的头和后背上全是血,手腕上都显出骨头了!”

可当调解员向老人求证的时候,她却说:“那个我忘了,忘了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把亲生儿子打成那个样子,老人居然说自己不记得了,

这让孙大姐十分生气:“她聪明着呢,她可不浑!”

而孙大姐的婆婆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甚至若无其事地吃起了东西。

这场官司持续了一年多,虽然法院判决大儿子等人免于刑事处罚,

但盗窃罪的名号却已经成立,最后丈夫坐了9个月的牢,

大姐夫和外甥在里面待了6个月,二姐夫待了3个月。

这次事件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

孙大姐的外甥后来跟着村里的几个同龄人去外面应聘保安,结果因为这件事,

一行人中唯独外甥落选,他只能独自回到老家。

而孙大姐的大女儿原先在汉口当队长,只当了一年就从汉口车站回了家,

大女儿告诉孙大姐,人家不要她了她才回来的,

虽然没有明确的把原因告诉她们,但孙大姐明白,八九不离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除此之外,他们之后也没办法申请贷款,

想要买房子必须攒够全款才行,就连孩子名下都没办法贷款。

对于大儿子一家的遭遇,老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和同情,反倒埋怨起他们来:

“他们要是当时同意调解还用找那个麻烦吗?我找村支书和城里的律师过来调解,

他们一看见城里人来就跑了,我都找不到人!”

“为什么要找律师来调解呢?”

“他们找不到人,我就去城里找律师说,律师就说帮我管管。”

“那就是告了他们对吧?”

“他们不调解,我能不告他们吗?”

孙大姐的说法又和老人不同了:

“我找村支书、找那么多人来调解,

她(婆婆)锁了几天几夜不开门!是她找不到人还是我找不到人啊?”

从监狱出来后,孙大姐在县城租了一间门市打算做小买卖,

婆婆知道后买了柿饼送过去,让他们卖柿饼,

可他们还没把柿饼卖完,就有人找上门来要钱,

他们这才知道婆婆没付给他们柿饼钱,于是他们打了欠条,

准备等卖完柿饼就付款,结果没过多久,那个人又回来抢他们东西,

还告诉孙大姐:“你婆婆说了,我不来还有人来呢!

连人带东西抢回去是1万,只把东西抢回去是五千!”

此刻,他们正坐在婆婆的房子里,孙大姐指着屋里的东西告诉调解员:

“这张竹床,还有里屋的孩子衣服都是那人抢走的,抢回来就放在这里了!”

那人在孙大姐的门市抢走了不少东西 ,就连墙上的日历都被揭走了,

婆婆则仍然对儿媳的话进行全盘否定。

后来,孙大姐和丈夫去了沙河生活,在沙河车站旁边卖饼,

被那个抢他们东西的人看见了,就给婆婆通风报信,

婆婆背着苹果就来了,对他们的邻居肆意散布谣言,破坏他们的名声,

说他们偷玉米,抢爷爷的钱,还不管自己,现在只能去住旅馆,

邻居们听信了婆婆的话,不停地责骂他们不是人,让孙大姐和丈夫痛苦不堪。

她实在不理解,婆婆为什么要这样做?

自己一直勤恳顾家,孝顺长辈,对婆婆处处忍让,

而且就连丈夫出狱回来的时候,

公公和小叔子的脚上还穿着自己给他们做的鞋。

孙大姐越想越伤心,忍不住哭了起来,

婆婆对哭泣的儿媳没看一眼:“我人生地不熟的,怎么可能到那里(沙河)说闲话?”

自从小孙女出生以后,老人和大儿子一家就没了什么来往,

直到老人的老伴因病住院,医疗费用花了13万,由于大儿子不出钱,

这笔钱全是小儿子出的,这引起了小儿子的不满。

因此,老人提议一家赡养一位老人,小儿子赡养老伴,大儿子赡养自己,

这样才平息了小儿子的怒火。

彼时,老人和自己的丈夫已经离了婚,她给大儿子打电话说明了自己的提议,

要求大儿子赡养她,但由于这么多年来的积怨,大儿子的内心十分煎熬。

他最终没有正面回答,只说了一句“再说吧”就结束了通话。

母亲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她做的太绝了,这些事情哪怕过了这么多年,

依然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,至今难以忘怀。

调解员建议他们放下介怀,毕竟是亲生母亲和婆婆,该履行的赡养义务还是要履行,

婆婆也表示只要他们回来赡养她,他们该得的家产一分都不会少。

孙大姐沉默了,但赡养婆婆并不是她一个人的事,

丈夫才是婆婆的亲生儿子,但丈夫也是受到伤害最大的那个人。

最终,她答应回去给丈夫做思想工作,不过丈夫究竟会不会对过去释怀,她也不知道。




Powered by 阿里彩票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